胖球磕磕

蟒系杂食,从不当真

要开心啊

江东父老:

傻笑总是要对着喜欢的人才显露得自然而然~

我滴哥哥啊,你永远不会老的😭

距离飞跃性的改变哈哈

吴阿凌:

到底在笑什么嘛
我也想知道( ˃᷄˶˶̫˶˂᷅ )

拂了一身还满

板扉:

许昕后来明白,成长的意义无非是谈了恋爱又失恋,辗辗转转放不下,只好像个人般浑浑噩噩活着。漂泊在外,到底还是想家,便也算长大。


拂了一身还满

【樊昕】繁星春水

太可爱的文

晴后:

樊振东第一次见到许昕是在自己导师家里。


吴敬平作为他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兼研究生开学后的硕导,把他带到家里吃饭,顺便聊聊选题的事。


师娘说是有事出门了不在家,就他们师生两人,但第一次来导师家的樊振东依然吃的有些拘谨,论文选题的事刚聊了个开头就听见门铃响,吴敬平放下筷子去开门,迎进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,穿着黑色的长风衣,架着黑框眼镜,手里还提着包装好的礼品盒。


“和你说了多少次还带东西来,”吴敬平嘴里责怪,樊振东却听出老师语气里的开心,“刚下飞机还没吃饭吧?赶紧洗手一起吃。”


“我飞机上吃了……”


“飞机上那点东西也就够你垫个肚子,赶紧的别磨蹭。”


“听您的,”男人从玄关处走过来,才看到他,“哟,老师你有客人啊?”


“我带的毕业生,也是之后的研究生,来我这讨论论文的”吴敬平从男人手里接过礼品盒放好,又冲着他说,“这是我带的博士,算是你师哥。”


“师哥好,”樊振东赶紧站起身,“我叫樊振东。”


“许昕,”男人伸出右手似乎想要和他握个手,结果却拐了个弯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
樊振东自然是发现了这不太自然的路线,还在纳闷,一低头才发现是因为自己右手还握着筷子没松开,一时尴尬又窘迫。


吴敬平没给两人寒暄的机会,把许昕赶去洗手,又叫樊振东一起帮忙新添了个菜。


“不好意思啊小樊,”许昕脱下外套坐下来冲他笑了笑,“打扰你吃饭了。”


“没事,”樊振东赶紧摇头。


“开完会了?”


“开完了,”许昕撇撇嘴,“上个月刚申请到国项,今天那几个说我做不出成果的老头就跟换了张脸似的。”


“没大没小,”吴敬平笑骂一句,又向他解释:“许昕项目是古文字,都是些要么被研究透了要么没个突破口的课题,一直都不被看好,这回硬是闷头搞出个大动静,搁我这得瑟呢。”


樊振东听得一头雾水,但也知道就是许昕很厉害的意思,于是乖巧地点头以表敬佩之情。


许昕是个活跃性子,一边吃饭一边巴拉巴拉和吴敬平说这次开会的事情,说的有声有色,好几次樊振东也没忍住,边吃边笑,更不用说吴敬平被逗的有多开心了。


一顿饭吃到尾声许昕才一拍脑袋:“吴老师开始说你们是讨论论文的,我是不是耽误你们事儿了?”


“没有……”


“你还知道耽误事儿了?”樊振东还在摇头,吴敬平就笑着开了口,“快去洗碗。”


“我来我来。”樊振东赶紧站起来收拾,“师哥去休息吧。”


许昕一愣,也跟着站起来,“别别别,尊老爱幼,我来吧。”


吴敬平瞅着许昕一乐,“你还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喜欢偷懒,人家小孩可勤快呢。”


“我错了我错了,”许昕边笑边认错,“您快去饭后一杯茶,就别拆我台了。”


樊振东抿着嘴笑,还是跟着许昕一起进了厨房收拾。


许昕熟门熟路地拿了洗碗布,一边洗碗一边指示樊振东收拾剩菜剩饭,顺便关怀了几句师弟的学业情况。


樊振东觉得这个师兄挺自来熟的,也愿意和他多聊两句,聊到光用语言说不清楚时候还用手比划起来――下一秒差点把手里拿着往消毒柜里放的碟子给碎了。


幸好许昕手里洗着碗嘴里聊着天余光还能看着他,一手伸过来把碟子给兜住了。


樊振东吓出一头毛汗,也不敢再多动,老老实实地只怕又出错,连话都不肯多答了。


许昕洗碗讲究,水龙头开着细水流,手上一点点把每一个地方擦干净。樊振东做完了事就盯着他洗碗,吴敬平家的碗碟是一套青花图案的,许昕的皮肤白手指又长,被青色的碟子底衬起来颇为好看,樊振东看久了竟有点晃神,被许昕抓了个正着。


许昕只以为他闲得无聊,赶他出去休息。


樊振东哪肯,自觉拿了另一条干布做起了把碗碟擦干的工作。


两人折腾完,许昕说要借书房查个资料,吴敬平就和樊振东坐在客厅里聊论文的事。


等到两人聊完了许昕还没出来,一去书房看发现许昕歪在椅子上睡了。


左手还握着笔。


吴敬平拍拍他,许昕就惊醒过来,手上的笔“啪”一声掉了,一骨碌滚到樊振东脚下。


“想睡不知道去客房睡吗,”吴敬平皱着眉头,“也不怕着凉。”


“也没打算睡的,您这暖和,闭一下眼就睡过去了。”许昕挠挠头发,接过樊振东捡起的笔盖好笔帽还给吴敬平,“您聊完了?我送小樊回学校?”


“你还回去开了趟车?”


“走的时候把车停机场了,收我一大笔停车费,”许昕啧了一声,“幸好回来路上没遇上交警,不然还得再罚一次疲劳驾驶。”


“你还得意了,”吴敬平敲了他一下,“走吧,早点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
樊振东坐到副驾驶系了安全带,才发现许昕车台上放了一条盘着的青蛇玩偶。


“那是我师哥送的,”许昕发现小孩在看,伸手把玩偶拿下来放在他手里,“他叫马龙,车上放了条龙。我看着好玩,后来他就送了我条同款蛇。”


“那昕哥你也不叫蛇啊……”


“哈哈哈哈,”许昕被逗乐了,“我蛇年生的。”


“哦。”樊振东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句话似乎有点傻,点点头就低下头假装在观察那条蛇。


“你要喜欢改天我也送你一个。”


“啊?”樊振东抬起头,“那我是什么?”


“我想想啊,”许昕嘴角的弧度又扬了一点,“熊猫吧。”





【tbc.】





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开个小号磕樊昕。


圈太冷割腿肉产粮。


乱取的名字。


充满bug的设定。


不定期更。


年下这么可爱为什么辣么少人磕【哭唧唧

吴阿凌:

我又又来了朋友们
@竹马比不过天降 授权,发出她拍的握手小视频
诚邀大家品,因为他俩不仅手握在一起不松开,还...还摇晃了一下
继续爆哭😭😭😭

嗷!

吴阿凌:

我又来了朋友们!
昕哥特别认真的盯着宝宝伸出的(疑似萌袖的)手,我请大家品一品他握到手那一瞬间的笑容(图5、6)
我爆哭😭😭😭

1218留念,猝不及防的狗生圆满

昕哥真是特别好呀~o(╥﹏╥)o 你是小太阳